恶意狂想

谋定而后动

激战之后

原创/肖根

作者有话说:写肖根的文,是因为实在是掉在肖根坑里爬出不来,虽然也没打算出来…但是还是写一篇文纪念一下我爱的AA和SS。人家说萌CP就像谈恋爱,走在路上想起电视情节都能笑出声,AA就有这个特技加身,每次我身心疲惫的时候,看见AA笑裂,不自觉地也会跟她笑,心情也会变得特别好。

       这篇文发生在大锤回归之后,root虽然盼到了肖的回归,但仍心有余悸。锤子被root找到之后,自己不碰感情的想法也在慢慢地改变…

       ps:本来想虐的,虐不起来…

正文:

        肖打开房门,温暖的阳光霎时打在了她的身上。越过地上三三两两散落的衣物,安抚了饿的嗷嗷直叫的小熊,她看向缩在沙发角落的女人。她睡的香甜,嘴角的微笑显示着她的好梦,身上的毯子被掀开到一边,露出消瘦的锁骨。肖知道那锁骨上缀着的斑斑点点只是冰山一角,毯子下掩藏的才是昨晚酣战真正的成果。肖静静地看着她,回想着昨晚放纵,这可恶的女人从什么时候和自己纠缠不清的呢?肖不清楚,好像一切都来的突然,意识到的时候那女人就已经被压在了身下辗转承欢,她被自己触碰时像小猫似的嘤咛,水汪汪的眼睛中总藏着叫深情的东西,还有被满足时的慵懒,紧抱着自己的温度…昨晚的发生一切似乎被定格在了一副画中,因这反复不停出现在脑海中的画面,这女人显得和以往的床伴略微不同。肖没想到,竟有这样一个人让自己如此回味,她的身体如罂粟般令人疯狂,当她楚楚可怜的眼睛盯着你,让你甘心为她的一个眼神而缴械投降,所有的不安和躁动仿佛找到了落脚点,没来由的让人安心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女人翻了个身,一只手习惯性地摸索着身边的空位,然后意识到什么似的猛地坐了起来,身上的毯子因这大动作滑落在女人腰间,露出她背上和胸口重重叠叠的吻痕。她呆坐在沙发上,低着头静静思索着什么,迷茫又无助,就像被抛弃的无家可归的小狗。当她的视线扫到胸前密密麻麻的一片,顿了一下,嘴角轻轻地笑了出来。那满足的笑让肖心口莫名地狂躁,她快步走向沙发,重重地坐在了女人边上,女人听到声响被吓了一跳,待看清来人,又柔若无骨地贴在了肖的背上,用自己细长的胳膊圈上她的脖子,头轻轻地贴在她背上,仿佛在认真聆听肖的心跳声,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:“Sweetie,你早上又去跑步了?人家好饿,你给我做饭好不好?”肖回头看了女人一眼,女人仍然保持那个姿势依偎在她背上,圈在脖子上的手不安分地摸着她的锁骨,刚才瞬间的迷茫又无助的神情像是昙花一现,如果不是肖亲眼见到,也会被这完美的演技欺骗。 她清楚的知道,就算自己回来,借着养伤的缘由被根照顾着,朝夕相处着,根也没有真正地从失去她的那段日子里出来,所有的平静宁和,只是她一个人努力营造出来的假象,为的只是不让自己担心罢了。她脑袋里有德西玛的芯片,那一年之中被撒玛利亚人控制,杀掉的人比在听命于机器时救得人都多,冷血、残酷、高效率,近乎完美的任务执行能力,这些和靛蓝时期如出一辙的履历,连自己都差点相信自己已经变回了从前那个无情的杀手,以往和那个叫根的女人只是一次又一次的逢场作戏,和那些宣泄荷尔蒙寻求刺激的夜晚并无不同。如果不是在执行任务中碰到这个女人,抬枪瞄准时瞬间的失神,她都快忘记了还有这个人的存在。那个教堂,仿佛是一场救赎,根救回了肖,肖找回了丢弃已久的心。

       肖心里默念着根这个名字,看着贴在自己后背的女人,慢慢地将名字和眼前的人重合。千回百转,只有这女人一直在自己身边,面对她时,自己无法做到心如止水。珍说自己的感情被调低了音量,现在终于找到了拨弄音量键的人吗?肖打量着身旁的女人,她身上的痕迹或深或浅密密麻麻地留在锁骨、胸前,当然,毯子遮挡下的地方吻痕更甚。女人因为自己的注视,似乎有些…娇羞?不自觉的将头往自己肩窝埋了埋。肖抿嘴笑了一下,如果是这个女人的话,似乎还不赖!肖抓住脖子旁那只不安分的手,下意识地握了握,对身后的女人说:“那我去做饭,你快起来吧!”女人闻言一怔,看着穿着性感背心特工的背影,嘟哝了一句:“今天怎么这么听话?”

       肖在厨房煎着牛排,眉头紧锁,肚子咕咕直叫,但她似乎更懊恼另一个问题:刚才光顾着盯那女人,去厨房的脚竟然停住了?不行,这件事如果让那女人知道了,那还了得!

      根倚着厨房门,看着自家小炮仗脸上变化莫测的表情,噗嗤一下笑出了声…

评论

热度(2)